孙秀萍:激情四射的瓦伦西亚法雅节开幕盛典

进入节日的氛围,路边舞台多了起来,地摊儿多了起来,重要的广场建筑则被打扮成了花姑娘,墙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毛织装饰。

装饰的图案有点像日常女性手工编织的椅子套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但是因为被挂在了墙上,而且被按照颜色分类,融入了艺术家的意念,就成了艺术装饰,也让沉重的古老墙壁洋溢出春的气息。瓦伦西亚通过这样的方式宣告春天的到来,也宣告当地最著名的节日圣荷塞火节的开始。

瓦伦西亚的圣何塞火节,起源于木匠们纪念自己的保护神仪式,有文献记载是在18世纪后期。但是起源更早。据说木匠们每到冬天,为了天黑后的工作,需要用木架子支起灯光来照明,到了春天为了感谢自己的保护神圣何塞,就要把架子等烧掉。由此,燃烧活动越来越盛,燃烧的东西也越来越大,逐渐演变成如今的火节,也有将其称为法雅节的。火节是意译,法雅节是音译,来自于西班牙语言的Fallas。法雅节似乎各地都有,一般都在6月2日举行。据说只有瓦伦西亚,将6月2日的法雅节移动到春季的3月,并因为圣大和时间较长而闻名遐尔。瓦伦西亚的火节即是迎接春天的,也是纪念保护神的圣何塞的。圣何塞也来自西班牙语的发音。圣何塞在新约圣书里名叫圣约瑟夫。谷歌了一下,圣约瑟夫是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夫。可是玛利亚却未婚先孕。圣约瑟夫并没有抛弃玛利亚,也没有告发她,相反还和她在孕后结婚,成了基督的养父。本来按照教义,圣约瑟夫是可以揭发玛利亚,并让其遭受石刑惩罚的。可是他并没有那样做,因此被称为保护神,讲义气的化身,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。对于瓦伦西亚人来说,他也是城市的守护神,因此纪念活动尤其规模宏大,并要洋洋洒洒地过上整整20天。伴随着时间的流逝,瓦伦西亚的法雅节越办越红火,丰富多彩的仪式和活动,悠久的历史,和浓郁的文化元素,让这个漫长的节日,在2016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。

早在2月29日,就在老城区看到了身穿传统服装的女士和男士,头上戴着鲜花的小姑娘等组成的乐队。她们一路歌一路舞,还要吹吹打打地挨家爱户*串门儿*,路边儿的店家因之喜气洋洋,还带来了很多路上跟着过来的顾客,真是一举两得的善举。

我以为这就是火节的开幕式了。瓦伦西亚其实是太无知了。真正的开幕式要震撼的多,也惊艳得多。

3月1日,从下午2点开始,就在市政厅广场举行开幕仪式。这个开幕仪式的标志性看点是要燃放大量的鞭炮。掐着时间,定时赶往会场。越到近前,人流越多,逐渐汇聚成一股巨大的人流。结果人太多了,根本无法靠近会场,大家都很主动地在广场附近的路口排队等候。人多的道路上都排满了人。2点整,鞭炮声传了过来,但是只见硝烟,视线被高楼挡住,无法看到会场。道路上都站满了人,完全可以用水泄不通去形容。可是站在路上的人们仍然有序,无人拥挤。就这样站在人堆里,看着周边的人头,听着鞭炮齐鸣,劈劈啪啪地,时而迟缓,时而激越,居然足足响了7分钟才停止。伴随着鞭炮的嘎然而止,周围想起了欢呼声和掌声。重在参与,看不见也没有影响到大家的情绪。伴随着人流,赶到会场中心,鞭炮的余烟尚在飘渺。幸好,市政厅面向广场的平台上还有盛装的法雅女孩儿和法雅小姐在站台,微笑着对过往行人挥手致意。

让没能看到会场的游客们稍感安慰,少了些遗憾。每到法雅节,从孩子到成人都要去给圣母鲜花,还要选举出当年的法雅女孩儿和法雅小姐。她们即是开幕式等各种活动的主角儿,也成为瓦伦西亚的形象大使,给节日平添了祥和温暖的气氛。抓拍完面带微笑的法雅小姐和女孩儿们,就在她们平台的下面,突然乐声喧嚣,呼声渐高。原来意犹未尽的人们围着好像是哪个高中的吹奏乐队,跳起了圈儿舞,围观的和参加大会开幕式的乐队融为一体,唱着歌跳着舞,热烈而陶醉,不分国籍,不分肤色,

现场只需要一种语言,那就是欢乐。跟着跳了几圈儿,已经出汗了,可是人们仍然意犹未尽,吹奏乐队的大男孩儿们虽然累得不轻,但是围观的民众仍然一遍一遍地要求和挽留,歌声此起彼伏,舞者忘我倾情,也许这就是过节应有的氛围。如此,此后到19号为止,每天下午2点,都会如此燃放鞭炮。

市政广场就在老车站的旁边,听说那里有很多中国人开的店,就顺路寻了过去。瓦伦西亚老火车站本身就是历史标志性建筑,黄色的墙壁,配上绿色藤蔓和花绘装饰,很是漂亮。面对老站右侧,有一条街道,刚走过去就看到了很多中国字的看板,原来这里已经变成了规模不小的中华街,虽然没有象征性的牌坊,但是饭店,贸易公司,超市甚至书店茶屋应有尽有,占据了横竖交叉的两道街。尽管是新冠流行期间,但是瓦伦西亚人并不是特别在意的感觉,街道上和店里只看到一名戴口罩的。不得不说,玩伦西亚的中华街和日本的中华街相比,不够干净,不够繁华,但是几乎每家开着的中餐馆儿都有人,有几家还排起了长队,还是比较兴隆的。

以为听了7分钟的鞭炮声响,看到了法雅小姐,开幕式就结束了?那可是大错而特错了。真正的压轴戏是在晚上。接受白天的教训,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了老城门前。这时各路参会的团体代表已经高举着旗帜,一路随着鼓点儿和音乐向会场聚集了。

跟随着人流疾走,还是没能走到主席台的近前,只好在距离主席台大约50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。老城门被人山人海地围了个水泄不通。人挨着人的密度甚至让你感到有点热。当地大妈还有家属们中间,偶尔夹杂着游客,还有当地团体小队混杂着站在一起。当地人手里有人拿着啤酒,有人拿着可乐等饮料。据说法雅节大约有500多个团体参加,现场的每个团体里基本上都有一名身穿民族服装的女士。有的团队带着吹奏乐队,每个队必高举着一个旗帜,有点像中国古代的战幡。只要有一个团队奏起音乐,周围都会跟着晃动身躯地嗨起来,西班牙人的热情丝毫不会打折,只要有机会,就会爆发。偶尔还会传来欢呼声,顺着声音望去,就看到有人被抛到了空中。被抛向空中的都是身穿民族服装的女孩或者妇女,我想那可能是他们心中的法雅小姐吧。

老城门是一个由两个巨大圆柱形的碉堡组成的,巍峨而沧桑。城门中间因为过节竖起了一杆巨大的彩旗。在古代,城门是为了防卫,如今则成为瓦伦西亚的象征,也是必看的观光点儿。8点整,老城门突然亮起来了。音乐响起,圆柱顶上探照灯四射,彩光秀开始了。红蓝黄绿白,伴随着音乐而变化,很是玄幻,期间有图像映射在城堡的墙壁上,流

光溢彩地叙述着瓦伦西亚的故事。最后礼花齐放,照亮整个会场,热烈的气氛达到了高潮。焰火点亮了黑夜,也点燃了人们心中欢乐的源泉,喝彩声伴随着尖锐的哨声,人们忘我地沉浸在欢乐之中。

接着城堡前面的舞台上,历年的法雅小姐和市长等要人一起登台。接着是和蔼可亲的市长,美丽的法雅女孩儿和法雅小姐致词。这也许并不稀奇,但是法雅女孩儿稚气的致辞居然长过市长,而且现场的观众尽管距离遥远,但是没有人喧哗,也没有人说话。大家认真地倾听,只要女孩儿说到*Fallas*,台下就会想起呼声,小女孩儿也备受鼓舞,声音中越来越充满自信。只是苦了和我一样听不懂的游客。当然人家也不是没有考虑到游客的存在。在法雅小姐的发言中,居然说了一句英语,那就是:我们在等待你们!最后法雅女孩儿,和法雅小姐共同宣布法雅节的开始,根本就没有市长什么事儿。

有趣的是,法雅节的西班牙发音和英语的活相似,我一直以为会有点火的项目,所以还在找哪里会点起火来,可是看到大家都走开了,就知道可能不会点火了。仍然不死心,抓住身边的女士问,结束了吗?对方微笑着回答,结束了!结束了!在瓦伦西亚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讲英语,但是你只要问,即使是个不会讲英语的人,她或他也会找到身边会讲的人,来回答你的问题。本来不知道晚上8点有仪式。白天在路过城门的时候,问正在做准备的音乐师们,才搞清楚了晚上的活动,也是在他们热情的忠告下,才知道应该提前一个小时到会场的。好心人还是多的,特别是瓦伦西亚人的热情令人难忘。这里的人们看上去很严肃,但是内心如火,热情奔放,也乐于助人。

不得不说的是,每次圣大的活动完毕之后,会场都会扔下大量的垃圾,有遍地的瓜子皮,各种饮料罐儿和啤酒瓶等,走路稍微不小心,就会绊脚,节日喝酒好像是一种约定俗成。这本身没有错,但是如果能意识到公共卫生,养成把垃圾带回家的习惯就好了。好在,活动过后,就有清洁队立刻打扫,很快交通就能恢复。可这并不是可以满地乱扔垃圾的理由,也不是一个值得提倡的习惯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anhecx.com/,瓦伦西亚